挂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曲婉婷母亲张明杰被捕调查涉嫌暗箱操作贱卖数亿国资

发布时间:2020-11-23 03:41:54 阅读: 来源:挂车厂家

现年59岁的张明杰女士有两个人生角色:母亲和官员。她在这两个角色中展露出相同的性格:强势。

在歌手曲婉婷眼中,母亲张明杰的形象是这样的:朴素、坚忍、能干,头发很短,不烫不染,走路特别快,做决定特别果毅。作为母亲,张明杰像大部分中国家长一样,送孩子去学钢琴,出国念商科,希望孩子顺利毕业,结婚生子,按部就班地过完一生。

面对媒体时,曲婉婷不讳言自己16岁出国后,希望中断学业专心做音乐,因此与母亲关系闹僵。“我不管你怎么说,我也不要再保持沉默,妈妈,我就是我,请不要想改变我,别人的孩子不是我。”她在一首献给母亲的歌曲里唱道。

曲婉婷称想念妈妈

作为母亲,张明杰缺席了陪伴女儿长大成人的时光,这曾经一度招致女儿的愤恨。但她把多出来的时间和精力,倾注在自己的职业上并取得了成功。在涉嫌违法违纪被带走调查以前,她官至正处级,对于在基层打拼的公务员而言,这个成绩殊为不易。

“你外婆在我19岁时去世,我靠自己走到今天。”在送16岁的曲婉婷上飞机前往加拿大留学时,张明杰对女儿这么说。

1956年出生于辽宁铁岭的张明杰,16岁开始工作,从哈尔滨市轻工干部学校科员一步步走到顶峰。2000年,送女儿出国的同一年,张明杰第一次当上了正职——市建设局信访处处长。两年后,2002年12月,张明杰开始任哈市道里区政府副区长。经过三次分工调整,2007年,张明杰分管全区农林、水务、交通、农业综合开发和各乡镇农业农村建设等工作。

从道里区副区长一职开始,张明杰的工作便和征地、拆迁、开发、建设等联系在了一起。直至日后她达到自己仕途的巅峰,担任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市城镇化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2014年9月29日,张明杰被哈尔滨市检察院以滥用职权罪逮捕。《路标》君多方调查获知,张明杰的涉嫌“滥用职权”之举发生在其担任道里区副区长期间,与一宗国企改制的资产处置密切相关。

负责这家国企改制工作的张明杰,以铁腕的手段主导了该国企的改制与资产处置过程。此次并不透明的改制,致使巨额国有资产疑以贱价流入民企开发商之手,而这家民企则与张本人及亲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国家试点:50亿项目烂尾

从市区往东南方向驱车7公里便到了新发镇,和所有的农村小镇一样,因建筑施工一路上尘土飞扬。如果不是在机场路和四环路交汇处的50多栋在建高楼,人们便会驱车而过,对此了无印象。

围着这片在建楼房的“原生态社区典范,怡景·森林城”广告牌,在低矮破败的民房和荒芜的田地交错之中格外显眼。

房产广告中的怡景?森林城,是“国家级小城镇建设试点项目”,“将成为哈尔滨市首个森林城市示范社区。”原定开盘时间为2014年7月,入住时间为2015年3月。

但在2015年“五一”节前,偌大的烂尾工地没有施工的迹象,只余看守工地的三四个人。门口的横幅显示,“国家级试点新发镇小城镇施工现场”。

“瞧瞧那规划,乱七八糟的”,一名在镇政府门口的村民说,“都停工两年了,没钱。”

这个尴尬的存在,曾被哈尔滨市乃至国家层面寄予改革的希望。

2008年3月,道里区新发镇被国家发改委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列入全国第二批改革试点镇。按最初的规划,新发镇将把全镇11个行政村,26个自然屯整合建设成建国-庆丰-红旗三个新型社区,打造“三区、两轴、四个增长极”的空间结构布局。

一名负责新发镇小城镇建设的官员向《路标》君介绍,2010年底,新发镇正式开始进行小城镇建设,怡景?森林城是第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占地5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达22万平方米。

官方文件显示,该项目的开发商哈尔滨先发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先发置业”),总投资达50亿人民币,项目始于2011年,计划到2016年完工。项目的规划设计则是由哈尔滨工业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进行。

时任道里区副区长的张明杰在当天接受《哈尔滨日报》采访时表示,通过小城镇建设,新发镇将逐步调整产业结构,依托自身区域优势,重点发展休闲旅游、加工制造、现代农业生产等相关产业。

奠基仪式后,怡景森林城继续建设,封顶,直到开发商资金链断裂停工。

“不好。”面对《路标》君对小城镇建设效果的询问时,上述负责新发镇小城镇建设的官员如此回答,“五年了,国家给的指标都没有交上去。指标期限只有三年。”

新发镇在确定为全国第二批改革试点镇后,获得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共1600亩土地增减挂钩建设用地指标。最初的设想是“政府搭台、企业唱戏”,政府确定小城镇项目,引进企业;企业通过政府拿到土地,交纳土地出让金。政府再利用这笔钱进行拆迁、补偿安置等工作,调整镇里的用地结构。

政府的完美构想,在企业这一环节出了问题——开发商的资金断裂,导致整个项目无法继续运转。

前述负责新发镇小城镇建设的官员透露,在怡景?森林城项目的22万平方米建筑用地中,开发商先发置业只缴纳了9万平方米的土地出让金,剩下的13万平方米土地仍然处于挂牌状态。但是这未缴纳的13万平方米已经被先发置业使用了。

企业交不起土地出让金,政府就没钱进行拆迁等工作,于是整个小城镇项目就搁置了下来。这个建立在耕地上的烂尾项目,也让周边的耕地无法耕种,因而招致附近居民的怨声。

为什么要选择并无足够资金实力的先发置业作为开发商?“那就是前期的问题了。”该名官员如此回答《路标》君。而这个“前期问题”,可以追溯到2009年的哈尔滨市原种繁殖场(下称“原种场”)国企改制。

力推改制:张明杰的手腕

在变身为怡景-森林城项目以前,这个地块的上一个主人是原种场。

老牌国企原种场成立于1952年,是中国蔬菜粮食的育种基地,包括厂房、职工住房区、耕地、试验田在内,占地面积共有150多万平方米,其中既有工业用地,也有农业用地。

运转五十余年后,原种场像一架年久失修的旧机器,积弊难返,步入衰微。暗合当时黑龙江全省的国企改制大潮,2003年起,哈尔滨市发改委和道里区政府不断发文,试图实现原种繁殖场等大型国企改制。

但改制工作进行缓慢,这个僵局直到张明杰的出现才得以打破。2007年,担任道里区副区长四年有余的张明杰调整分工,开始分管全区农林、农业综合开发和各乡镇农业农村建设等工作。她履新后的第一项重要工作,即是原种场改制。

早年,原种场以房产证、土地使用证为抵押物在银行贷款1350万元,但一直因原种场效益不好未能归还。2008年,为配合国家对不良资产的清算,银行将原种场的欠债和抵押物一起打包登报转卖。

哈尔滨老鼎丰食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旭东,以75万的价格购买了原种场的资产包,并向原种场索价750万回购该资产包。原种场方面表示只能出75万。双方谈判失败。

老鼎丰向道里区法院起诉原种场,法院判老鼎丰胜诉,强制封存原种场的资产。原种场的改制工作因此陷入停滞。

参与整个资产包买卖过程的职工王建峰回忆,当时,张明杰指示原种场法人代表郑先章带领职工打着横幅前往道外区法院、哈市中院、省政府信访办上访,并 在横幅上写上“某某某(编者注:一位黑龙江省某高级别领导)指使姑爷刘旭东强买原种场资产包”、“利用手中权力通过法院封存原种场资产使改制企业无法进 行”。

最终,哈市中院不得不打电话给主管领导张明杰出面协调此事。

职工们无法知道谈判的过程,但最终的结果证明了张明杰的手腕——刘旭东购买原种场资产包的价格是75万,最终由原种场向哈尔滨黎华家居装饰购物中心有限公司(下称“黎华家居”)借款125万成功回购,改制得以继续。

当时,职工们觉得张明杰“做了一件好事”。但接下来发生的种种细节,让他们对张明杰此举的真实动机产生了疑虑。

细节之一是,黎华家居的法人代表魏奇,也是后来买下原种场整体产权的哈尔滨市东江农业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东江科技”)的法人代表。“我们 转制还没完成,购买方怎么就介入了呢?”职工张国对《路标》君表示。而按照2005年4月哈尔滨市发改委下发的文件,要求原种场“由区政府组织先转为企 业,再按企业进行产权制度改革”。

细节之二是,东江科技在接手没多久,就把原种场的整体资产倒手卖给了后来令项目陷入烂尾的开发商先发置业。但这一举动不过是“左手倒右手”,因为先发置业的实际控制人仍然是魏奇。

显而易见,魏奇作为张明杰属意的开发商,在改制还未开始就已“抢跑”,并最终接盘原种场资产并开发小城镇建设项目。职工周治明透露,现任道里区区长曾在谈话中对职工们表示,魏奇已逃往美国。

在歌手曲婉婷眼中,母亲张明杰的形象是这样的:朴素、坚忍、能干,头发很短,不烫不染,走路特别快,做决定特别果毅。

上一页12下一页

初音实IPTD830步兵番号及封面

黄可最新全裸视频下载无圣光大尺度私拍

性感内衣网袜美女私房高清写真

清纯粉嫩邻家女孩私房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