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能拯救谁的无聊[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0:35 阅读: 来源:挂车厂家

雪咪翻身趴在床上,乱蹬着两只脚哼唧着: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吴兰最讨厌她这种撒娇的样子,其实雪咪比吴兰还大五个月呢。以为这是在家里呢,吴兰不耐烦地说:行了,行了,不就一个破男朋友吗?再找一个就是了!

雪咪撅着嘴眼睛里泪光闪闪,摔摔打打的,就差骂人了。嗲声嗲气的说:还不是你给我找的嘛。张小野,我恨你!后半句一点也不嗲,倒有点狠。

吴兰听了急了,还不是你觉得他长得帅,挺酷,哦,你又怪我, 你可真没良心啊……她有点象海湾战争中的那种地毯式轰炸机,突突突的说个没完。

雪咪将头嗖地转了一个方向,摆了一个很受委屈的样子说:我说不过你的嘛。

吴兰手机中有粉红色的壳儿,象奶油蛋糕,她摆弄着手机,从电话本里找到了张小野的电话号码。

吴兰大学刚毕业那会儿,迟迟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可她又没有钱,长此以往,不挣钱只花钱。在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令她感到恐惧。她又不是特殊的漂亮,傍大款没戏。正当她为此一脸大便干燥的时候,“你好”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愉快,象清晨拂过湖面的第一阵风,没有任何粘滞。说这话的人就是张小野。

你好,吴兰朝着手机大喊:张小野你给我听着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你就可以唯所欲为了。告诉你你别伤害雪咪,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吴兰就象雨滴滴在他的手臂上, 急速地跳着,很有意思。他不急噪表现得很有耐心。说:我爱她因为她能给我爱情的感觉,我不爱她了,并不是她不好,只是她无法唤起我的爱情,况且她并不是真的爱我,女人对男人什么样只要一个吻就什么都知道了……

吴兰听张小野说道“吻”赶忙挂断了手机,又黑又亮的双眸,象两只惊鹿,她镇了镇情绪,又打了过去说了一句少有的通俗“扯淡”

张小野“己所不为,勿施于人。”

吴兰嘻嘻笑了。她摸着自己的烫脸说:明天,老地方咱们算帐。

张小野不可置否地“恩”了一声。

两盅殷红的轩尼诗XO下肚,吴兰狂呲不已,听着张小野瞪圆了眼睛,暗淡的灯光,及低沉的黑人摇滚。整个酒吧的气氛使人伤感心碎。吴兰对张小野滔滔不绝的诉说心中的苦闷。生活的窘迫,和一些对金钱的自我评价,她说:生活,生活是件很他妈的事。他说:生活是个混子象一个无糖的巧克力,含在嘴里无味,但多少还有点营养,它又玩笑粗俗,且低级,它埋伏好动,阴险狡诈,它又如此老实中计,身陷其中,伤痕累累,它就是蛋糕中的一层奶油。吴兰似解非解,但她觉得这话挺神,说这话的人同样挺神。

当他们酣畅淋漓地走出这家叫“新浪”的酒吧时天色已晚。吴兰最大的收获就是张小野给她找了一份卖手机的工作,这对她来说是最重要的,她可以去赚钱了,虽然钱不多。但她可以不化妆,不进高档的娱乐室,生活勉强可以维持下去。这令她很高兴,她兴奋的拉着张小野的双手,仰望着高高的他,心中就把他当成了生命中的福星。

张小野搁三差五的开着越野车,去找吴兰。他坐在手机店门口,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吴兰闲侃,吴兰很喜欢和他聊天,好象渐渐地就有了瘾,到后来如果一天见不到张小野就象生活中缺少了什么似的,依稀会有空虚的感觉,他们的聊天总是吴兰先来一通兴致昂昂地引出若干话题,张小野不动声色地听着,然后由他选择一个话题对吴兰展开扩大。吴兰听话时表现得几近天真。哦一阵呀一阵,这几乎成了他们聊天的定式。她是最喜欢张小野谈论爱情了。她记得张小野曾说过感情不是轰轰烈烈而是平平淡淡,象两条小溪汇成了一条河,由高到低,由年轻到年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感情需要慢慢地生长,慢慢地体会。这话在她的心里产生了极大的共鸣,唤起了她对爱情的唤醒,象诗人笔尖的墨水一样,饱含着一种正在升华的意境美。虽然吴兰说不出来,但她开始渴望爱情。从这一刻开始,她不经意地总把爱情与张小野 混在一起,每想到这些她的心就扑扑乱跳一通。

直到吴兰下班,他们意犹未尽,便驱车到“新浪”喝酒,听音乐,聊天。吴兰觉得跟张小野在一起真有意思,至少谈话聊天不费劲,让人轻松愉快。

雪咪用东洋之花沐浴露洗了澡,穿上白色吊带背心,牛在裙,吴兰发现雪咪真是可爱之极。象朵异香扑鼻,娇艳欲滴的罂粟花。她伤感地觉得自己既不可爱又不美丽,确实配不上英气勃勃的张小野,他的伴侣应该是象雪咪这样可爱女孩子,甚至比雪咪更出色的女孩,而张小野在她这里只是一个神话“喂不必这么隆重吧。”吴兰说。雪咪跺着脚说:别说我了,你打个电话问问盈盈到了没有。“吴兰皱起眉毛说:瞧你急得那样。

雪咪只会摆可爱的posture,说一些甜乎人的话,而吴兰虽然快人快语,但总没有说服力,所以两个人捆在一起也说不过温温尔雅而又粗俗透顶的张小野。为此,吴兰搬来了救兵。这个人就是盈盈。吴兰认为多一个人就有一份力量,她希望七嘴八舌地能让张小野回心转意。雪咪自始至终也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觉得,张小野舍不得她这只不过是一场小小的争执而已,算不了什么。

吴兰与张小野的感情是一个缓慢持续的过程,即使在张小野与雪咪相恋时,这种感情也在渐渐地增长怕坡,升腾。对于这一点吴兰心里非常地清楚,她能感觉到自己对张小野的爱恋象火焰一样,愈来愈热烈。她有时不敢想象这种情感如果达到情不自禁时她该怎么办,她有时想到那时她会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把自己的第一次给张小野然后就离开这座城市,再也不见他。她有时又有点害怕。害怕自己见不到他时,自己会痛苦不堪。这会令她烦乱无比,更何况她根本不清楚张小野对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这更让她坐立不安。

当雪咪伏在吴兰身旁诡谲地说:张小野,恩,吴兰你说他帅吗?那样子让人看了忍俊不禁。吴兰挑起眉毛说:挺帅的。雪咪一副陶醉地表情说:我也是这样觉得的作为单纯温驯的雪咪要想接触张小野,就必须通过吴兰,她不可能大大咧咧的去死缠烂打,更不可能送上门去,很自然吴兰成了中间穿针引线的那个人吴兰那时经常夜不能寐,她既不能辜负了雪咪对她的信任和梦中情人拱手让人,这让她觉得太对不起自己了。这个晚上她想来想去,很多很多,她认为只要她肯帮雪咪,玩世不恭的张小野一定乐意作雪咪的男朋友,可她太迷恋张小野了她构筑的爱情梦想里缺了他便会坍塌得面目全非,要不是自己太普通,要是自己有雪咪那么可爱,有盈盈那么漂亮。她一早就去追张小野了,或者去暗示他,她没有信心和雪咪争,她唯一的资本就是她和张小野能聊,有友情。可友情和爱情岂止有百步远,她很清楚自己成了雪咪与张小野间是否会有爱情的关键人物,在某一刻她甚至想不去管雪咪让她自生自灭好了她也一样可以见到张小野。一旦张小野喜欢上别人,还会理她吗?……

在雪咪和张小野温柔地缱绻的日子里,雪咪常常乖巧的挽着张小野的胳膊,偶尔还拿嘴唇亲他一下。口红印在他脸上,于是张小野的脸在那些日子里生动无比,吴兰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经常躲起来大哭,她觉得委屈。觉得特傻,觉得自己安排了一次谋杀,而谋杀的对象却是自己,这让她伤心无比。

在“新浪”里,吴兰,雪咪,盈盈,张小野坐在了一起,气氛显得凝重,尽管三个女人死说活说,张小野丝毫没有商量地余地,他的决定就是与雪咪分手。

张小野说:一花一世界,一草一菩提,佛说的对极了,我和雪咪完全是两个人,而且我最近发现爱情和好感完全是两回事,好感可以不顾一切,可以不承担任何责任。

盈盈这时终于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睁开来,露出了的漂浮着一层薄雾般的朦胧的湖面:那你就可以打着爱情的招牌得到对方的真爱吗?

盈盈的话着实让张小野无言以对,内心除了肃然起敬之外剩下的就是对盈盈这位初识朋友刀客般的角色的好奇,他不无揶揄的说:你懂得爱吗?你懂得爱情吗?你凭什么这么说,这是两个人的事,你非说我是骗子,我也没话说,我根本在她身上找不到爱的感觉。

盈盈说:爱是慢慢培养的,不是你感觉的。

张小野扯起薄薄的嘴角说:该见的,该经过的,也经过了见过了,已经熟透了摘下来就可以吃,根本用不着培养。

雪咪这会儿急了,她说不出话来,脸色苍白,她想采取一个极端的姿势,用头撞墙什么的,但她只是扭动了一下身体,然后就迅速地奔跑逃开了“新浪”。

张小野和雪咪的分手,并没有导致吴兰与他搁三差五的聊天,这个节目象是一个约定,只要对方彼此都还活着,不管怎么样都会继续这个节目,吴兰这么想着。张小野便站到了她的身边,他戴着那种扁框有色镜,穿着军蓝色牛在裤,宝蓝色的T写衫,清爽干净漂亮。

他们照例聊到了爱情,张小野说:爱情不是湖是小溪,要不断地去领略各种风光。吴兰气愤地骂他信口开河,张小野管这叫开诚布公,坦诚相见。

最后张小野兴致勃勃的向吴兰询问起盈盈来,吴兰说他见色起心。张小野打趣:我追盈盈你伤心了,吴兰心狂跳不已,说:呵!我伤什么心啊,你爱追谁追谁。张小野认真地说:吴兰你帮我把她约出来吧,剩下的就不用你管了。吴兰说:你还玩真的呀!你可别再欺负我们姐妹了。“吴兰我求求你了”吴兰一看到张小野的表情就马上同意了,她不愿意使他失望或扫兴。张小野脸上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吴兰一看到盈盈马上又后悔答应张小野的破事。盈盈绝对是个美人,每个男人见了都会晕忽忽的,张小野当然是凡夫俗子,相貌俊朗,风流倜傥,事业有成。张小野具备了一切男人应该有的魅力。可他并不知道他把一个爱他很深的女子的情感猝然抛掷致命点。这样的残酷对于吴兰来说除了承受一点办法都没有。她总想我不爱他吗?为什么我这般难受,我爱他吗?为什么我不嫁给他?吴兰终于明白自己的情感迅速升华达到顶峰,她爱张小野,但她缺乏自信力,她认为自己配不上张小野。可张小野又要让她去帮他追另外一个女孩子,这使她内心极度的痛苦,她回想起自己又是那么的可笑,她鄙夷的认为自己碌碌无能。感觉自己正在充当张小野姐姐的角色,她能感觉到他对她的依赖。她并不想看到他有一丝失望的表情。吴兰遵守了对张小野的偌言。……

盈盈的哭声响在傍晚的夜色中,悠远而绵长,让人悲怆。

吴兰,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挺不是东西的,张小野对着身边的吴兰说。

反正觉得你对感情一点都不负责任。恩,就是没有责任心。吴兰看着自己的脚喃喃的说。

兰,我想和你说说,彻头彻尾的聊聊。张小野点上一支烟,散漫地吸着。象是在沉思。

吴兰强烈的预感到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激动得使她神情紧张,从嗓子眼里,颤巍巍地冒出个“恩”

我现在有点不懂得感情了请你相信我,我并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我和雪咪在一起,和盈盈在一起。可我从来都没有伤害过她们。每当我一发现她们身上的缺点。我就无法接受,一个俗气,一个冷傲。我觉得她们都不如你,如果一开始就没有你,我可能还不会发现她们身上的缺点,我经意不经意的总拿她们和你比较,比来比去,还是觉得你好,因为和你在一起轻松愉快平静。

张小野的这番话说得吴兰感动的差点背过气去,她看都不敢看他一眼。恐怕他不再说下去。

兰,我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不在乎这个人是不是漂亮,而在乎这个人内在的东西。至少她在某一 《谁能拯救谁的无聊》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