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基站建设一闹就拆如何解

发布时间:2020-07-13 18:51:04 阅读: 来源:挂车厂家

日前,吉林省长春市某小区发生因居民抗议而拆除通信基站事件,再次引发社会对于“基闹”的关注。近年来,类似的通信基站遭民众抵制而拆除的事件屡有发生。以上海为例来看,上海电信2011—2013年间共拆除站点116个,其中涉及居民抵制的有34个;上海移动有100个左右的基站因居民投诉被拆迁;上海联通拆迁基站达400多个。担心基站电磁辐射会影响身体健康是居民阻碍基站建设的主要原因。

一边是4G网络全面铺开之际,基站建设全力推进;一边是因民众恐慌辐射抗议而不断出现的基站被迫拆除事件。建设难、保有难成为推进基站建设不得不面对的一大问题。基站辐射到底会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在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大背景下,基站建设如何摆脱一边建、一边拆的困境?记者就此采访了有关专家。

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

“我们小区附近有这么多通信基站塔,那得有多少辐射!”长春市绿色家园小区一名居民说,很多居民都有和他一样的担心。在小区居民的强烈要求下,小区周边的数座通信基站被拆除。基站拆除后,小区内及附近的移动通信服务受到严重影响,许多居民又向电信运营商投诉没信号。

担心有辐射而要求拆除基站,基站拆除后又投诉没信号,信号不好只能重新建设基站,这几乎成为每次“基闹”事件的固定模式。不少民众表示,只有两个要求,基站搬走,同时要保证小区信号,拆除基站与保证小区信号并不矛盾。有业内人士曾将基站比喻成公共厕所,谁都离不了,谁都不愿意建在自家附近。

“既要信号好,又不准建基站”,这样的要求能实现吗?“3G、4G等无线网络使用的是蜂窝移动通信技术,需要地面上有很多基站,每个基站负责一片区域的通信,才能保证手机随时随地迅速连接到附近的基站进行通信。”电信工程师程景解释说,通信基站的信号传播是一种直线传播,信号会因建筑物阻挡而衰落严重,居民小区是用户集中、通信需求旺盛且建筑物阻挡严重的区域,为提供良好的通信服务,在居民小区建设基站是必要的。

为消除民众对于基站辐射的盲目恐慌,一些省市的铁塔公司通过在居民小区、写字楼内的楼宇媒体播放宣传片,普及辐射常识。尽管采取了不少措施,“基站有辐射、辐射有害”的误解依然在不少民众心里根深蒂固。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许颖副教授看来,人们对于环境和健康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而基站辐射相关知识宣传仍不够,导致一些民众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加入了反对阵营。

业内人士表示,民众与基站建设方的对抗并没有赢家,信号差会影响当地居民的正常使用,一旦出现紧急情况后果不堪设想;抗议就拆、投诉就建的恶性循环也会带来巨大的资源浪费。尽快消除民众的“基站辐射恐惧症”,减少基站建设过程中的纠纷是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推进网络提速降费的重要前提。

基站辐射有多大

基站辐射会不会对人体健康造成危害呢?

湖南省邮电规划设计院副院长王维华介绍说,电磁能产生的辐射,可分为电离辐射和非电离辐射。前者专指一种高能量辐射,能破坏生理组织,对人体造成伤害,比如X光、核辐射等;后者一般只有热效应,不会伤及生物体的分子键,基站产生的辐射就属于此类,不会对人体有害。

其实,为了加强电磁环境管理,保障公众健康,我国于2014年对《电磁辐射防护规定》(GB 8702-88)和《环境电磁波卫生标准》(GB 9175-88)进行整合修订,出台了《电磁环境控制限值》(GB8702—2014),并于2015年1月1日起正式实行。根据该标准,通信频段功率密度应小于40微瓦/平方厘米,美国这一标准为600微瓦/平方厘米,两者相差了15倍。业内人士表示,考虑到基站信号会有相互叠加的水平出现,现在移动通信基站建设时执行的都是国标五分之一的标准,即小于8微瓦/平方厘米。

这个标准数值是什么概念呢?以电吹风为例,功率一般在1000瓦以上,由于使用时和人体距离很近,其实际辐射量能达到100微瓦/平方厘米。程景强调说,国家标准是依据长期接触情形而制定的,人体暴露在辐射场中无论多长时间都是安全的,不存在辐射累积效应。

如今随着4G网络建设的逐渐铺开,基站数量将快速增长,根据“宽带中国2015专项行动”计划,今年新建4G基站将超过60万个。“基站越多,能更加减少通信设施对人体的辐射。”对于基站数量增多可能带来的辐射恐慌,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高级工程师倪建平如是说。

倪建平分析说,如同两个人近距离说话,不用费力大声喊就能听得很清晰,基站密度越大,为了减少基站之间的信号干扰,每个基站发射的功率就越小,辐射也就越小。通常情况下,距离基站越近、信道条件越好,手机所需的发射功率越小,其带来的辐射也越小。由此可见,基站建得越多,人受到通信设备的辐射越小。

“基闹”何时休

如今,宽带网络已被提升到国家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的高度加以重视,随着“互联网+”行动计划的持续推进,基站等通信设施将迎来大规模建设期,解决基站建设难、保有难问题势在必行。

在南开大学计算机与控制工程学院副教授史广顺看来,解决“基闹”的首要任务是改变公众观念,在基站建设过程中,应通过漫画、动画片等公众喜欢的方式,增加他们对辐射的了解。除科普之外,还应通过增加环评透明度,开展体验活动,邀请有异议的居民亲自测量基站的辐射强度,用客观数据、事实等直观感受消除民众对辐射的恐慌。

每一座通信基站的建设都要经过布点、勘察、选址、环保部门测试及审批等多个环节,是一项涉及多方利益的系统工程,其中某一方出问题,都可能引发公众的抗议和不满。专家表示,铁塔公司等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单位应与国土资源管理部门配合,加强建设用地保障;与公安机关配合,打击破坏通信基础设施的违法行为;与环保部门合作,做好基站环评并及时公示环评结果。

程景认为,破解“基闹”问题的关键举措在于制定基站等通信基础设施专项规划,进一步提高基站建设的科学性。

此外,中国铁塔公司已与各省级政府开展战略合作,推动将铁塔、基站建设布局纳入地方发展规划,与江苏、河北等14个省级政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通信业观察家项立刚认为,要将这些战略协议执行到位,必须加快完善立法并严格执法,用法律手段为通信基础设施建设保护提供制度化保障。 (记者 杨君)

泸州订做职业装

沧州西装制作

安庆工作服订做

渭南西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