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挂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东晋名将祖逖的一生闻鸡起舞避乱江淮略定河南忧愤而死

发布时间:2021-02-01 10:52:45 阅读: 来源:挂车厂家

东晋名将祖逖的一生,闻鸡起舞避乱江淮,略定河南忧愤而死?

东晋名将祖逖的一生,闻鸡起舞避乱江淮,略定河南忧愤而死?下面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祖逖(266~321),东晋名将。字士稚。范阳遒县(今河北涞水北)人。他力主北伐,击楫中流,为实现统一作了积极的努力,他的爱国精神至今为人传颂。

一、闻鸡起舞避乱江淮

祖逖家是北方大姓,祖上世代担任两千石的高官。父亲祖武,曾任上谷太守。祖逖少年时,父亲去世。

祖逖兄弟六人,兄长祖该、祖纳等都开朗爽直而有才干。祖逖心性豁达佚荡,不修仪表,不检细行,十四五岁尚不肯学习,兄长们都为他担忧。不过,祖逖轻财好施,慷慨任侠,注重节操。他常到田舍农家,给散谷物布帛,周济贫困民众,并说这是兄长的主意。乡里和宗族都很敬重他。后来,他开始留意学习,博览群书,通晓古今。他游历京师,见到的人都说他有经时辅国之才具。他侨居在阳平郡。24岁时,阳平郡辟举他为孝廉,司隶校尉辟举他为茂才,他均不肯应征。

太康十年(289),祖逖和刘琨皆任司州主簿,两人极为相得。当时,天下危机四伏,二人皆奋厉有当世志。半夜时分,祖逖听到荒村鸡呜,便用脚踢醒刘琨,说:“此非恶声也!”于是两人立即起而舞剑。祖逖与刘琨谈到世上治乱及军国大事,往往异常兴奋,有时半夜还起坐谈论。

当时晋王室相互争斗,祖逖为诸王所重视,先后任齐王司马同的大司马掾,长沙王司马义的骠骑祭酒,转任主簿,后又历任太子中舍人、豫章王从事中郎。祖逖曾随晋惠帝北伐,在汤阴战败,退还洛阳。惠帝西幸长安,关东诸侯范阳王司马力虎、高密王司马略、平昌公司马模等人竞相辟召祖逖,祖逖都未应召。东海王司马越任命祖逖为典兵参军、济阴太守,祖逖因有母丧,也没有就任。

后来,中原大乱,世家大族纷纷带领宗族、佃客、部曲避难江东,祖逖也带亲党数百家流离淮泗(今江苏徐淮地区)。祖逖走到泗口(今江苏徐州),琅玡王司马睿(即后来的晋元帝)任命他为徐州刺史,不久,又调任军咨祭酒。于是,祖逖就在京口(今江苏镇江)定居下来。

二、击楫中流征服坞堡

建兴元年(313)四月,晋愍帝即位,以司马睿为左丞相,让他率兵20万直攻洛阳,六月复遣使催促。当时,司马睿致力于开拓江南地区,根本顾不上北伐。祖逖向他进言,并表示愿率兵北伐,以雪国耻。司马睿虽一心想偏安江南,但又不愿落下阻止北伐的恶名,于是任命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只拨给他1000人的粮食、3000匹布,不给铠甲兵器,不给士兵,让他自募士众,自制刀枪。

这年秋天,祖逖率领他原来的一部分宗族部曲大约一百多家毅然从京口北渡长江。船到中流,祖逖望着面前滚滚东流的江水,豪气干云,热血涌动,于是敲着船楫朗声发誓:“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有如大江!”表示若不能平定中原、收复失地,决不重回江东!祖逖辞色壮烈,部属为之动容。渡过长江后,祖逖暂驻淮阴,起炉冶铁,铸造兵器,同时又招募到两千多士兵。

建兴四年(316)十一月,晋愍帝被汉国俘虏,西晋灭亡。司马睿被迫移檄四方,约期北征,祖逖欣然应命。当时,豫州地区有两股武装势力,一是羯族首领石勒,一是留居北方汉人所建的坞堡武装。这些坞堡有的投靠石勒,有的忠于晋朝,有的则看风使舵,首鼠两端。祖逖北伐,要想有成就,就必须联络和征服各地坞堡。建武元年(317),祖逖进驻芦洲(在今安徽亳县),被豫州坞堡首领张平、樊雅所阻。祖逖率军进攻,攻了一年多仍不能下,于是诱劝张平部下谢浮倒戈。谢浮借与张平商讨军情之机,杀死张平,率众归降。后来,樊雅举城投降。

蓬坞堡主陈川的将领李头被派来支援祖逖,他作战有功,祖逖很厚待他。正好祖逖获得樊雅一匹好马,李头很想要又不敢说,祖逖知道他的心思后,便把马给了他。李头感激祖逖的恩遇,常常叹息说:“若得此人为主,吾死无恨!”陈川听到后很恼火,杀死了李头,李头亲信冯宠率领所部400人投降了祖逖。陈川愈加恼火,派将领魏硕在豫州诸郡大行掠掳。祖逖命卫策在谷水伏击,尽获其所掠之车马男女。陈川大为惊恐,率众归降石勒。

三、略定河南忧愤而死

祖逖率部讨伐陈川,占领了浚仪(今河南开封)城。祖逖镇守雍丘,几次派兵堵截、攻打石勒的部队,石勒屯戍的地域日渐缩小。祖逖还采取柔服、攻心之术。军前探马常俘获濮阳人,祖逖总是优待他们,送他们回去,这些人感谢祖逖的恩德,联络了乡里500家来归附。石勒派精兵一万抵拒,再次被祖逖打败,于是石勒部下向祖逖投降的越来越多,祖逖均予以厚待。当时,赵固、上官巳、李矩、郭默等人之间尔虞我诈,攻杀不已,祖逖派人调解,使他们讲和交好。他们纷纷表示愿意接受祖逖的指挥。黄河以南原有一些坞堡归附石勒,在石勒处留有任子(人质),祖逖允许他们表面上仍归附石勒,并常派些小部队假装攻打,以表明他们并未归附晋朝,从而消解石勒的疑心,减轻坞堡的压力。各坞堡主感戴祖逖的恩德,石勒一有异情,马上秘密通知祖逖,因而祖逖在战场上始终处于主动地位,屡战屡胜,威名远播。

祖逖礼贤下士,即使是关系疏远、地位低下之人,也施布恩信,予以礼遇;部下及归附之人,只要有一点功劳,马上予以赏赐,一天也不拖延。而祖逖自身生活俭朴,积极奖励农业生产,省下钱来尽量帮助部下,施与民众,从不积蓄私产。他的子弟亲事耕耘,负担樵薪,不搞特殊化。他还收葬枯骨,加以祭奠,百姓心悦诚服。

由于祖逖策略得当,民众归心,所以不出几年,基本上收复了黄河以南地区。刘琨在写给亲戚的信中,大力称扬祖逖的威德,晋元帝也下诏升任他为镇西将军。

石勒慑于祖逖的威势,不敢出兵到河南,派人在成皋县修祖逖母亲的坟墓,并写信给祖逖,请求互通使节、互市贸易。祖逖格于形势,没有回信,但听任双方互市,收利十倍,于是官方和私人都富足起来,兵马也日益强壮。

正当祖逖准备渡河北进、完成统一大业之时,晋元帝听说祖逖在河南深得民心、屡建战功,怕将来不利于自己的统治,想派戴若思为都督兖豫雍冀并司六州军事、征西将军予以牵制,祖逖心中颇为不乐。他还听说朝中王敦、刘隗等人矛盾激化,拥兵自重,担心朝廷发生内乱,北伐不能奏功,因而忧愤成疾。于是,他把家眷安排在汝南大木山下。当时中原的士大夫都认为祖逖应该进据武牢,没想到他却把家属安置到了险要之处,纷纷劝阻,但他不听。

祖逖心中虽然忧愤,但仍进取不辍。他派人营造修缮武牢城,还考虑在南边设立坚固的营垒。营垒尚未修成,祖逖病危。不久,祖逖死于雍丘(治所在今河南杞县),享年56岁。祖逖死讯传出,豫州士女若丧考妣,谯、梁百姓为他立祠。朝廷追赠他车骑将军官爵。

上海外观设计公司

陇南产品设计

邵阳工业设计

公主岭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