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bdf.4015858.cn!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六花禁爱》

        李宏火 67399万字 39680人读过 连载

        我在黑社会的日子之系列一  出国之前的半个月左右时间, 我过的很好,因为有人陪着.如果可以,我希望时间能永远定格在那一段……     走的那天是2008年6月16号,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个日子. 在机场等待登机的那段时间里,打了两个电话给两个比较重要的人,然后,手机停机,跟了我一年多的电话就此殉职.然后办理登机手续,一切顺利, 北京时间21点左右,我登上了埃塞俄比亚航班ET605,找到自己的座位后,安静地等待飞机的起飞.  起飞时间是21点15分,结果到了21点30分了,飞机还没动弹,正纳闷呢,往窗外一看,就明白了,北京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小雨,影响了飞机的正常起飞,等啊等啊等,最后快到23点的时候,雨终于小了很多,飞机慢慢地晃动它庞大的躯体,准备起飞了…….  23点09分,一段急速滑行后,飞机升空.我心里默念,再见北京,再见中国,再见亚洲,再见北半球……    飞机上乘客很少,座位空了近四分之三, 并且基本上都是黑人.几个黑人空姐长的按照当地的准应该是不错,服务还算周到,就是有一点不好-----不笑.可能在她们国家没专门训练过.我想在中国,空姐如果不微笑着服务,饭碗都可能丢了.,,  有个空姐抱着一大堆报纸,挨个问有看报的没,到我身边的时候,她问我”Chinese?” 我说”Yes, Chinese”, 结果她随手就扔给我一本<<北京青年报&gt;>,说实话,当时心里还有一点点遗憾,想如果是英语的报纸,我还能练练英语阅读……. 呵呵,自己掌嘴~  值得一提的是飞机上的食物,特别的丰富,有牛肉和鱼肉,奶酪,蔬菜,饼干面包,饮料,各种调料。飞行的途中一共吃了三顿饭,每次该吃饭的时候我都在睡觉,都是空姐轻轻地把我碰醒,然后提醒我该进餐了。前两顿我要的饮料是可乐,菠萝汁,芬达,后来想来点不一样的,就随口问空姐有没有wine? 空姐说yes,然后就递我一瓶白酒,我才意识到其实我想要的不是wine,而是西方人喝的葡萄酒之类的,于是,我指着推车上一个瓶子问what’s this ? 空姐告诉我说那是 威士忌,我心想,正好尝一尝吧,于是,我说,a little.空姐就给我倒了小半杯,第一次喝传说中的威士忌,感觉不咋地,含在嘴里的感觉像可乐,咽下去的感觉又像掺了水的白酒,没意思。  飞机在飞行途中一共停了三次,分别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还有加蓬。值得一提的是,下了北京出发的飞机,我就打听怎么转机,工作人员指着一个巴士叫我上去,我一看,刚才跟我一个飞机的人几乎都在上面,看来大家都是一路的。在巴士启动前,我结识了一个中国小伙,是我主动打的招呼。我凑到他跟前说:您是中国人吗?小伙不太热情,回答说是,我一听是中国人就乐了,异国他乡的遇到一个中国人不容易啊,尽管他不怎么热情,估计是长年流浪在外早就麻木了。我又问了他几个问,得知小伙是去赤道几内亚的,公司总部在大连,他已经在国外工作三年了。我问他,飞机在北京的时候就已经晚起飞两个来小时了,那转飞机还来的及吗?因为正常的情况下需要在这里等两个半小时,也就是说还留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办理转机手续,还要安检什么的。而现在的我刚上转机前的巴士,看样子巴士还要开上一段时间,而且此时巴士还没启动。。。小伙说,应该能赶趟,这个巴士不会开太长时间的,结果他话音还没落,巴士就启动了,结果最滑稽的场面就出现了,巴士充其量也就开了十秒钟吧,一点不夸张,就在一个门口停下了,所有人都往下走,我下车一看,刚才下的飞机就停在离我20米不到的地方。开始我还以为惊讶的不止我一个,结果环视一圈,发现大伙都若无其事习以为常地往里走。你说这十来步的距离直接走过来不就完了,至于上个巴士并且等上几分钟等所有人都上来了再启动然后没等一档换二档呢目的地就到了,至于吗?看工作人员以及乘客的表情就知道,还真至于。  在亚的斯亚贝巴的安检挺正规,甚至是过于正规,每个人都要解下腰带,脱下鞋,一屋的臭脚味我就不多说啥了。  飞机飞到加蓬又停了,我怀疑真实的情况是不是像郭得刚先生相声里说的那样,飞机没油了,停下来加油。  再次起飞是一个小时之后,我旁边上来一个特别像科比的黑人,以至于我兴奋了好一阵子,而且更让我兴奋的是科比的旁边坐着一个酷似乔丹的人,莫不是NBA包专机去非洲慈善比赛?然后正好空了一个座被我买到了?呵呵,再次自我掌嘴。  在一万多米的高空透过飞机的窗户往外看,只能看到像雾一样的云彩,那种俯视云层的感觉真的不错,飞机低空飞行的时候看下面,除了大片大片的海洋就是大片大片的森林,给人的感觉就是这地方怎么这么原始。零星地能看到几户人家,周围连一条象样的路都没有,都是泥泞的草地,真纳闷平时他们怎么出行。  又飞了一个多小时吧,机场结识的那个中国小伙指着窗外对我说:看,这就是你要去的城市——Douala(杜阿拉),我望着这片房屋稍微密集一些的土地惊讶地问他:这也叫城市???他平静地说:对,这就叫城市,而且,这里还是西非一带的经济中心。我无语了。。。  北京时间大约21点,当地时间大约14点,我下了飞机,算是真正意义上来到了这个我即将生活两年的地方。我在黑社会的日子之系列二  先简单介绍一下这边跟我一起吃住的几个中国人。  季经理,我的顶头上司,四十多岁,特豪爽特大气的一个人,一看就是那种不拘小节,眼光长远的人,他跟我说过一句话给我印象最深刻,他说:一定要亲手把我带出来。我相信他,也相信自己;大刚,三十一岁,有女朋友,未婚,可以说是我工作的模范前辈,因为我所要做的就是以他为模版,尽管他到喀麦隆的时间也不长,才两个月,但工作套路已经基本掌握,何况人家来之前就有相关的工作经验,再上手也容易得多,他人不错,我什么不懂就问他,他也不厌其烦地告诉我,处处尽显大哥风范,好人一个,一个好人;廖哥,三十三岁的已婚四川男人,还好家不在震区。简单跟他说几句话就能看出他是一个特朴实特诚恳特亲切特居家爱家的人,跟我是室友,我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特别怕热,热一点都受不了,基本上房间不开空调